Dynaverse 里的 Neverland

我叫种瓜,种瓜得瓜的种瓜,我在 Dynaverse 里打理一片瓜田,最近天气有些干旱,我刚从北边的河里挑水回来。

等我把这片瓜先吃完,给你说说我来到 Dynaverse 的经过。

草地

轰隆一声,传来飞船爆炸的声响。

我左顾右盼,一点儿飞船影子也没见着。从口袋里掏出望远镜四处瞧了瞧,也没什么新发现。

眼前是一片阳光和煦的公园草地。阳春三月,杂花生树,草长莺飞。

低头看见脚下有 2 台平板电脑,不知谁落下的。平板电脑有些老旧,周身白色,黑白显示屏下方是一块键盘。这平板电脑仿佛一个放大版的黑莓手机,又像加了键盘的 iPad,一点儿也不新潮。

俯身一看,电脑屏幕上漂浮着飞船碎片,碎片沿着太阳轨道绕行。刚才飞船爆炸的声响或许来自这款怀旧游戏,没猜错的话,是《太空大战》的某种改编版本。

草地上散落着各式各样的 “门”,但不是通往某个地方的门,因为门后空空如也,是公园里的装置艺术吗? 这些 “门” 形态不一,有些庄严,有些花俏,有些古朴…有一扇门贴有倒写的”福”,颇有春节气息; 有一扇木门活像从 Minecraft 里搬出来的,像素颗粒有饭碗那么大; 还有一扇门,呈墨黑色,通体光滑,像块石碑 。在这”门”阵里来回穿梭,发现前头有一扇透明玻璃门,像块大屏幕,放着视频,让人误以为它是一扇通往某个房间的真门。

朝这扇门走去,别说,画面还挺逼真,从不同角度看,能看到房间里的不同东西。如果不是门后头空无一物,还真以为可以走进去呢!

站在门前,往”里”看去,是一面 Logo 墙,墙上有积木块拼出的程序,发出柔和的光,像运行中的 Scratch 程序。积木上方是块发光板: CodeLab。

再往里看,房间一览无余,布局开放,干净简约。往门的右边稍挪一点,往里看,可见 3 层木制阶梯,占了不少空间。

如果我有能耐飞到天花板上,看到的房间布局会是这样:

地面铺着地毯,地毯中央放置 4 张宜家升降桌。桌子上放着挺多小玩意儿,有树莓派、micro:bit、Toio、四轴飞行器… 其中,有一根黑色魔杖很吸引我。

我想把玩一下那根魔杖,下意识地推开门。

“欢迎来到 Neverland,主人这会儿不在家,稍后回来”

声音来自 1 米远处的一个机器人,它还礼貌地鞠了个躬。刚才在门外倒没注意到它,这机器人不大,高约半米。

这是真的房间啊!这才反应过来,推门的瞬间,眼前的景象并未消失。原来是一扇 “任意门”! 可通往任何的空间。

如果你是软件工程师的话,会意识到在进入房间的瞬间,画面微微抖动了一下,但这并不是现实世界里佩戴的 VR 眼镜发生了抖动。 对了,我忘了说,我们此刻处在虚拟世界里,带上 VR 眼镜之后,”出生”在前头阳春三月的草地。

实际上在我踏入 CodeLab 房间的瞬间,突然进入到了 CodeLab 的服务器里,所以画面发生了微微抖动。

草地上有一扇门通往 CodeLab 房间,「草地」和「CodeLab 房间」,它们看似一个整体,实则分布在不同的服务器上,这些世界组成的宇宙叫 Dynaverse,我们现在就在 Dynaverse 里,它不是一个中心化的游戏, 这宇宙由分布在各地的服务器组成,每个服务器都可以选择在自己的世界里摆放一些门,通往其他世界。你可以在《我的世界》里摆放一扇门,跳入到 Roblox 里。当然啦你的宠物和随身物品,也会跟随你一起在不同世界穿梭。

如果你愿意,可以把公园草地上的一扇扇门,看成三维空间里的的超链接。

这些都是温迪后来告诉我的,我最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些,甚至没有注意到画面抖动。

Neverland

房间桌面有点凌乱,好像前一刻有人在这儿折腾什么东西。

桌面左上角有一张留言条,写着: 回现实世界一会儿,马上回来。

主人这会儿不在家,我怕弄坏东西,没敢乱动桌面上的玩具,只好四处瞧瞧。

北边的墙上挂着一块电视,电视上打开了一个图形化编程平台,上头运行的代码,我碰巧看得懂。代码说的是: 如果门被推开,机器人就鞠躬,一秒后说, 欢迎来到 Neverland,主人这会儿不在家,稍后回来。

电视两边各有一面大镜子,可以照见我自己的形象。在我仔细打量自己这身装扮的时候,吓了一大跳,桌子底下突然钻出个人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妈刚让我回去吃晚饭”

种瓜: 没事儿,我叫种瓜,很高兴认识

彼得潘: 我叫彼得潘,这里是 Neverland,《小飞侠彼得潘》里的一座海岛。我跟几个好友都喜欢这部小说,所以我们给这个秘密基地起名叫 Neverland

种瓜: 我也很喜欢这部小说。你叫彼得潘,你那些好友是不是叫温迪和胡克船长。

彼得潘: 对的!你怎么知道!胡克在赶作业,一会儿就过来。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Neverland 吧。你是第一次来 Dynaverse 吗?

种瓜: 是的,我还不熟悉这儿,误打误撞来到你这儿。

彼得潘: 没事儿,逛逛就熟悉了。这里跟你见过的所有元宇宙都不同,在这儿玩久了的唯一麻烦是,你再也没法忍受那些像监狱一样的地方!

(我心里嘀咕,怎么听着像广告)

彼得潘: 如果按常理出牌,你先是站在门外,我看你想进来,就摇晃桌子上的那个方块,门禁立刻会打开,然后我就示意你推门而入。门被推开的时候,机器人立刻鞠躬欢迎你的到来。接着我用魔杖给你表演一场魔法秀,那边台阶顶上的彩灯会发光变色,五颜六色,反正你想变什么颜色就变什么颜色。不过我今天恰好回去吃饭了,所以就把门先打开了。你等一下,我给你表演一场魔法秀。

我心里嘀咕,还好不是按常理出牌,不然我还以为这儿是个迪厅,灯光晃得我眼晕,但我嘴上说的却是: 好啊好啊,谢谢你的招待,这魔杖看着很不错。

听我这一说,彼得潘更来劲了,眉飞色舞,拿起了桌面上的魔杖,好像要让那些彩灯把RGB的 1600万色都闪一遍才痛快。

镜子

最近在做什么?

拍摄宣传片 玩具视角来看 Neverland

魔法主题夜

可以把 teachable 接入 只是输入输出 消息!

对某一个硬件编程? 使用 scratch etoys,抓起物体,然后 halo 出来它的代码,或者 tilt

类似 smalltalk 桌面 对象/保护机制/细胞膜

codelab adapter(原理部分) 元光体

支持 Python 语言,写 Adapter 插件,构建一个最小版本

过去不好阐述的概念 空间就是计算机,ROS 媒介呈现出来,人可以进入

物联网控制远处的建筑(佳兆业) 用手控制那边的灯 需要获取权限(权限系统,对象只响应消息,消息在世界中广播?alan kay 对操作系统的不满,基于能力的模型,凭证) 观察城市如何多人协作,不能破坏别人的东西 栖息地. 在表层工作,即使可以编程,也不是底层的,就像现实世界不能对宇宙编程。


引擎盖下

后半段解释这些技术怎么实现?

眼镜,AR/VR.

问题

  • 向什么致敬?
  • 彩蛋

关键设施

  • halo(面相用户?交互式才有,丢到地上消失)
    • 每个物体都可以调出,world 也有
    • 脚本,step(由 world 调度),从 morphic 里学
      • 半保留 opencv/webGPU,简单描述实现

参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