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自由史

—摘自 J.B.Bury《思想自由史》— 我们常听得人家说,思想是自由的。原来一个人无论思想什么,只要想在肚里秘而不宣总

常识

—摘自 托马斯·潘恩《常识》— 社会是由我们的欲望产生的,政府是由我们的邪恶产生的。社会在各种情况下都是受人欢迎的,可政

历史的选择

倘使你我约定 月明夜决战紫禁之巅 结果我大获全胜 若我赢的光明磊落 那证明我的武艺较你强些 若我为人阴险 偷偷在你登台的屋檐下抹了润滑油 致使你才登场就跌

胜者为善

过去的胜利者 无论在战场还是商场 摘得胜利的桂冠便心满意足 如果用了下三滥的手段 事后常要为骂名惶恐 今天的胜利者则要更贪心和明智 获得物质的胜利是不够

幸福之路

这些种类不同的不快乐,一部分是由于社会制度,一部分是由于个人心理,——当然,个人心理也大半是社会制度的产物 凭了它们,只要你有着中等的幸运,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