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共树莓派

前言 他(Alan Kay)意识到显然只有那些沉浸在电脑技术和文化之中的人,就像他自己, 才会有满脑子的想法 – 《时间机器:施乐帕克与计算机时代的黎

递归问题

为了理解递归,必须首先理解递归。 前言 近期开始讲授两门编程入门课: 其一在汇景创造乐园, 关于 Python 入门。 其二在实务学堂,web 职业方向。 上周五晚上在

我的世界(Minecraft)

前言 Hanson 初中刚毕业,这个假期时间多,他在网上租了一台 Linux 服务器,在里边架设了一个 Minecraft 服务器,并邀请20多个朋友加入 McLab 小组。周末的晚上,他邀请我加入

你正在玩什么?

所有的学习本质上只能是自学 在《CodeLab 纪事》里提到说: 编程是教不会的 学习者需要找到自己的热情和动机。 思考这问题的一种方式是去询问: 你正

CodeLab 纪事

大多数想法来自过去的旧想法。 – Alan Kay 《The Early History Of Smalltalk》 ps: 本文写于 CodeLab 现有团队解散之前(2021.07.21). 记录我所经历的 Co

爱你灵魂

爱你灵魂 他们爱你 可能因为血缘、名望、姿色、财产 可能因你渊博学识、优雅身段、权力光环 … 他们爱你 与你无关 他们把他们爱的那些东西 那些可以仔细掂量和